辑先生

【前世今生④】执离刀,戬杰糖,转世向,有私设。前世执离完,终于虐完了T^T

  *  *  *
       天权 ,向煦台
  “王上,夜深了,回寝宫休息吧。”莫澜抖开手中黑色披风搭在执明身上,看见他对着星空神游,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王上既然思念阿离,为何不亲自去瑶光看望?”
  真是气死了,以前那股偏执劲哪儿去了?
  执明搭在玉栏上的手缓缓收紧,转过头看着莫澜,眼神无助且哀伤:“可是……本王不久前对阿离说,以后不再相见……”声音越说越小,越没底气。
  莫澜震惊得眼睛有些发黑。
  造孽啊。
  执明继续抬头看星空,神色陶醉且向往,“你看那星星,多像阿离的眼睛啊,那么明亮,那么动人。”
  他的阿离,是世间最好看的人。
  “莫澜,我想阿离了。”
  想念他的红衣樱唇,他的才华横溢,他的淡然自处,还想听上他一句冷淡的“王上”。
  阿离,我们还能回到以前么?
  莫澜神情复杂地将人盯着,末了叹息。
  真是,痴儿。
  半月之后,天权王收到了来自瑶光的邀请函。
  执明接过来时手都在颤抖,盯着信封上两个“瑶光”的鎏金大字,眼神如炬仿佛要将其看穿个洞来。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真的,阿离给我来信了?”
  莫澜在旁边偷笑:“王上莫不是不识字了?”
  执明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将信封打开——
  “执明,许久未见,安好否?经上次一别,我心甚是想念,故特邀天权王来瑶光一叙。”
  落款慕容黎。
  瑶光
  慕容黎裹紧了身上的披风,低头猛咳,动作太过用力引得额头青筋暴起,脑袋又是一阵阵刺痛眩晕。
  执明,不要怪我自作主张。
  我真的没时间了。
  执明收到信后就马不停蹄地想天权赶,到瑶光王城下仅仅用了两天时间。
  进了王城后一路畅通无阻,直达慕容黎的大殿 。
  彼时慕容黎正在早朝,看见那抹玄色色的身影出现在殿前,没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执明。”
  执明一路小跑到那个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身边,目光来来回回将人打量了好几遍,无视满朝文武震惊的目光,执起了那人的手,紧紧握在手里。
  慕容黎的手已经瘦得硌人,执明心里狠狠一酸,手不自觉抚上了他的脸细细抚摸:“阿离,你瘦了。”
  慕容黎摇摇头,拉开执明的手,将人带到自己身边,突然扬声道:“诸卿,今日本王要宣布一件事。自瑶光复国以来,有诸多不顺,多亏了天权王的鼎力相助,才渡瑶光过难关!现下,本王身体逐渐败弱,恐时日不多,故立下国嘱,从此以后,瑶光将归于天权。执明,就是你们的新王!诸卿,还不跪拜?”
  霎时间朝堂上炸开了锅,场面一下子压不下来。
  执明愣愣地看着慕容黎皱着眉头的侧脸,信息量太大让他有些缓不过来。心头如压了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
  “阿离,你再说什么?”
  什么身体败弱,时日不多……怎么会呢?
  阿离一定是在骗他。
  执明狠狠扳过慕容黎的身子,眼眶通红,神色有些发狠:“慕容黎!你给我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话!”
  慕容黎被震得耳朵有些疼,有气无力地去佛执明的手却怎么也撼动不了。
  他无奈地看着执明,正想开口,突然余光瞥见暗处寒光一闪,几支冷箭嗖嗖地飞了上来。
  慕容黎来不及思考,使出了他全身所有力气将执明抱住护在身后,用后背生生挡住了暗箭 。
  朝堂一下子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方夜狂怒,下令封锁了大殿,禁军将王宫围了个水泄不通。
  凶手是瑶光旧贵族残党,被萧然就地斩杀。
  文武百官被震慑,跪在殿上大气也不敢出。
  ……
  执明惊恐不已地抱着慕容黎,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手上粘糊糊的,凉凉的……那是什么?
  是阿离的血啊……
  几支利箭几乎是同时射进了后背,慕容黎没怎么感受到疼痛,因为已经麻木了。有一只利箭直接箭贯穿了胸口,染血的箭头暴露在空气中,泛着寒光。
  慕容黎又咯出一口血,为了不溅在执明脸上,他狼狈地用袖子捂住嘴,身子直挺挺地往地上倒去。
  执明眦目欲裂,上前一步将人接入怀中, 紧紧抱住,唯恐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不见。
  他嘶吼着:“太医呢?快传太医——”
  说完他又低头看着慕容黎,不复刚才狠厉的摸样,温柔拉起了他沾满鲜血的手 ,贴在脸上蹭着:
  “阿离……不怕,不怕,阿离,没事的呜……会没事的,阿离。”
  眼泪一滴滴砸在慕容黎脸上,他伸手去拭,却被慕容黎抓住了手。
  “阿离,你很疼对不对,别怕,很快就没事了。阿离……”
  慕容黎艰难地摇头,抓着执明的手狠狠收紧,他一字一句道:“执明,你听我说,我很清楚我的身体,就算,没有今天这出,我还是没几天可活。”
  执明疯狂地摇头:“不……不会……”
  “瑶光,我就交给你了……”
  “之前,我们之间有太多误会,但是你信我,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只是,身处乱世,身不由己。”
  “只愿来世,能做个凡人,不需要什么九窍心,玲珑舌,只想平平淡淡……”
  话音戛然而止,拉着执明的手无力垂下,慕容黎,已经断了气息。
  执明绝望地哭喊,长大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心仿佛被撕裂成千万碎片,悲伤几乎快凝成实体。
  “阿离……”
  “我的阿离……”
  瑶光国主殁了。
  十日后,天权王执明统一朝纲,成为钧天霸主。
  ……
  冰室门缓缓打开,执明几乎是一踏进去眉眼就结了霜,但他依旧一步步走向最深处,那里有他的爱人。
  冰台之上躺着一名红衣男子,身形清瘦,脸色苍白,却不减一丝风华。他神态安详,仿佛只是陷入了沉睡。
  他身躯上结了一层厚厚的霜,将眉头染成了雪白。
  执明痴迷地抚上他的脸,柔情似水:“阿离,你又不乖,跑来这里睡觉。”
  他近乎虔诚地吻上了那人的唇,一吻毕,他直起身子,嘴皮被冻得青紫,却笑得像个稚子。
  “阿离,等我安顿好我们的天下,我就来陪你好不好?”
  “你要等着我啊……不然找不到你了怎么办?”
  “阿离,我们很快又要见面了。”
  执明王统一钧天三年,百姓安居乐业,国家繁荣昌盛,乃一代明君也。
  然而就在三年后的一天,他突然消失了踪迹,就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后世再无人寻得。
       TBC
————————————————————
今天卡文卡得好难受,难得爆了字数╭(╯ε╰)╮真是写着写着被自己虐哭了(大雾)下一世就各种甜啦

【前世今生③】执离刀,戬杰糖,转世向,有私设。今天是冰雹刀Q_Q

   *  *  *
       方夜被揪着衣领,被迫抬头看着执明,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肯透露一个字。
  就在两人僵持之间,慕容黎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脸色稍霁。他微微撑起身子,轻声道:“王上问他作甚,不如来问我好了。”
  执明忿忿地松开方夜,眼神在慕容黎身上停留片刻,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勾出一个恶意的笑容:“慕容国主不会是装的吧?以前骗了本王那么多次,搞得现在本王都不知道该不该信你了。”
  慕容黎隐在袖间的手缓缓收紧,面上却是一派风轻云淡:“执明王随心就好。”
  执明“哼”一声,大袖一挥,负手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此时,徒生变故!
  几支冷箭飞快地朝着执明后背的方向射去,速度快得只剩下残影。
  慕容黎眼看着执明就要中箭,然而身体却使不出力气,急得眼眶通红,额头直冒汗,情急之下大喊一声:
  “方夜!”
  救人!
  哪想方夜听见慕容黎的声音后竟径直向他奔来,替他截下了几支意图不轨的冷箭。
  随后慕容黎就眼睁睁看着执明肩膀和腿各中了一箭,闷哼一声,高大的身影砰然地跪地,整个人微不可查地颤抖着。
  “执明!”
  “王上!”
  珞珉匆匆赶来,蹲在执明身旁查看他的伤势,脸色忧急:“王上,您没事吧?”
  慕容黎一个眼刀甩给方夜,冷声道:“快扶我过去!”
  珞珉猛地抽出长剑挡在执明身前,明晃晃的剑尖指着慕容黎,悲悯且愤怒地看着他道:“慕容国主还是不要靠近了,我恐您对执明国主不利。一次刺杀不够,今天还要来吗?”
  方夜怒道:“满口胡言!”
  慕容黎伸出两根细长的手指将长剑移开,坦坦荡荡对上珞珉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清者自清,我无话可说。只是今日这场刺杀幕后主使是谁,我想珞珉大人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珞珉反击道:“哼,慕容国主一张利嘴果然名不虚传。可惜昨晚那场刺杀证据确凿,慕容国主再怎么辩解,王上也不会相信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执明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充满凄凉,如一头困兽垂死挣扎后满心的绝望。
  “哈哈哈哈……”
  “慕容国主……你真是好算计啊。”
  “我以前总是变着法子打听你喜欢什么,想要什么,好送给你讨你欢心。现在我知道了,可是……我也给不起了。”
  “慕容国主,我们从此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
  慕容黎猛地抬眼,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不可置信地道:“执明,你说什么?”
  珞珉将执明扶起,回头看着慕容黎,眼神里满是挑衅:“慕容国主是耳朵不好使吗?执明国主的意思是,永世不相见。”
  *  *  *
  瑶光
  “王上,您已经五天没合眼了,算我求求您,休息一下吧!”方夜和萧然跪在殿前苦苦哀求,可坐在桌案前的人没有一丝动摇,脸色宛如将死之人,眼神却充满着希冀的光亮。
  “你们退下,我将这些处理完就睡。”慕容黎眼神 执着,“我必须把瑶光打理好,任何隐患都不能留,这样我才能放心地交给他。”
  萧然大惊:“王上!您这是要将瑶光归于天权之下吗?”
  方夜也劝道:“王上,您这样做恐会令朝堂动荡啊!”
  慕容黎摇摇头,头也不抬道:“等瑶光归附天权后,你们就是天权王的臣了,他说的话就是王令,你们要无条件服从。如果他迷失了方向,你们就是他的指明灯……咳咳。”
  夜色微凉,荼靡花开得正艳,然而它的根基却深埋地下并开始慢慢腐烂。
  天权
   今日执明心中越来越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右相走进殿内,执明就迎了上去,问道:“右相,我让你查的那些尸体有眉目吗?”
  经过那晚刺杀,执明心中仍抱有一丝侥幸与疑虑,于是令人将那刺客的尸体暗中调回,运到了右相府,请右相一探究竟。
  右相道:“王上,那刺客是一名死侍,乃天枢特有。天枢亡国后,仲堃仪曾培养过一批死侍,他们的心口处都有一道墨绿色的剑纹,而那刺客身上也有同样的剑纹。 所以臣想,那刺客应该来自天枢。”
  执明恍若一盆冷水当头泼下,从头凉到了脚。他失魂落魄地后退几步,脑中电光石闪间将很多事串联在了一起。
  原来是这样……
  “来人!抓住珞珉!”
  地牢
  执明站在牢前,负手看着珞珉,神情可怖:“本王问你,那刺客可是你派来的?”
  珞珉隐在黑暗之中,唯有一双眼睛灼亮:“我怎么知道?”
  “砰!”执明一拳打在牢柱上,眼中布满了血丝,如野兽般狰狞,“你最好实话实说,否则别怪本王心狠手辣!”
  珞珉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仰天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伸手去拭。他语气悲悯:
  “也罢,反正大事已成,老师的目的也达到了,我不妨告诉你好了。一切都是我做的,第一次刺杀,第二次,都是我!就连子煜将军写给你的信也是被我换过的。慕容黎,呵,世人都说他心有九窍,到头来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间,不过如此。”
  “唉,真是可惜啊,慕容黎自负没有任何破绽,可依旧被我戳中了软肋。”
  珞珉突然双手把着牢柱,目光如炬:“执明王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呢?”
  执明淡淡地将人看着,宛如看一具尸体:“来人,好好‘善待’珞珉大人。”
       TBC
—————————————————————
       小小剧透一下,下一章节转世啦,最后还是逃不过挡刀梗╭(╯д╰)╮

【前世今生②】执离刀,戬杰糖,转世向,有私设。第二季简直了,虐得飞起,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O_o)

***
  “王上,再过两里路,我们就可以与瑶光分道扬镳了。”珞珉骑着马跟在执明身后提醒道,眸子里精光闪过。
  执明不断拽着缰绳安抚着暴躁地马儿,看着越升越高的太阳,心中不免来了气。但 回想昨晚和慕容黎对峙哪会儿,又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他好像忽略了什么……是什么呢?
  压下心中的不安,吩咐道:“来人!去催催慕容国主!”
  “不用催,我来了。”一道细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执明回头一看,慕容黎正骑着马儿率领瑶光大军慢悠悠地赶来。
  不知是阳光太亮还是怎么,今日慕容黎的脸色看起来白得有些过分。
  “慕容国主好大的架子啊,让本王好等。”执明凉凉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夜过去,他好像又变成了那个冷心冷情的慕容黎,脸上镇定自若的表情简直无懈可击。
  他越是这样,执明就越想撕开那张面具。
  可他不知道,慕容黎隐在面具后的灵魂,早已千疮百孔,鲜血淋淋。
  执明注意到慕容黎异于常人的脸色,以及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句“你怎么了”差点脱口而出,却被他死死卡在喉咙,只得一面纠结地将人盯着,一面痛恨自己犯贱。
  明知道那人是铁石心肠,却还是忍不住关心,这不是犯贱是什么?
  这面慕容黎精神恍惚,迟钝地没有察觉执明的目光,昨晚半夜被冷风吹醒,独自艰难地爬起来将已经干涸的血迹处理干净,做完这些后,他又一个人坐在桌前想了很久,最后做下一个决定。 直到方夜前来敲门,他才发现不知不觉又是一晚过去了。
  方夜端着药进来,一上来就问道:“王上昨晚睡得如何?”
  慕容黎笑笑:“是早睡了,但是做了一晚的噩梦。可能是很久没这么早睡过了,反倒有些不习惯。”
  方夜观察了慕容黎的脸色,又闻见房间里淡不去的血腥味,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王上骗臣。”
  慕容黎心中暗叹一声,果然还是瞒不过去。想要撑着桌子站起来,却发现浑身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眼前一阵黑蒙,他怔怔地坐了回去。
  耳边是药碗破碎的声音和方夜焦急的呼喊:“王上!”
  抬起手在眼前晃了晃,良久才恢复正常。视线停留在眼前的这只手上,原本纤细白皙的手不知何时变得瘦弱苍白,连指尖呈现出不正常的青紫。
  慕容黎都能想象出自己的脸色来。
  “方夜,我怕是活不久了。”
  他听见自己很平静地说道。
  方夜“扑嗵”一声跪下,哽咽道:“王上,不要说这种话!臣给你请医丞去!”
  “别去了。”慕容黎伸手按住方夜,“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
  方夜又颤巍巍地跪下,肩膀不可遏制地颤抖。
  慕容黎看着方夜头顶的发旋,轻轻摇了摇头:“我这一生,活得不久,过得太累。死,倒是对我的一种解脱。从决定复国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会失去很多,友情,生命,甚至是他。方夜,我回不了头了。”
  方夜潸然泪下。
  听王上语气释然,仿佛已经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也是,这世上束缚他的东西太多,摆脱了不是会更好吗?
  方夜擦干了眼泪,小心翼翼将慕容黎扶到床上,转身又去厨房熬药做饭。
  思绪回笼,太阳正毒,晒得慕容黎睁不开眼,他问:“执明,为何还不启程。”
  执明捏紧了缰绳,眯起眼睛。
  “启程!”
  两支军队浩浩荡荡前行,行了莫约两个时辰,在一处峡谷停了下来。
  “整军,休息。”执明下令道,眼神却不自主向慕容黎飘去。
  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怕是再走一会估计得从马上摔下来吧?
  下一秒,慕容黎就松开了缰绳,软绵绵地摔了下来。
  执明惊出了一身冷汗,一下子什么也没顾上,翻身下面动作一气呵成,生怕慢了一秒,几大步来到慕容黎马下,稳稳地接住了他。
  由于太急,抱着他的姿势莫名有些像端着。
  “阿……慕容黎!”执明喝道,心中惊讶到几乎气愤!他到底会不会照顾自己!瘦得像把骨头一样!
  将人抱到一处干燥柔软的草堆上,解下腰间的水囊喂了几口水,慕容黎的脸色才堪堪有些回转,不似刚才那般灰败。
  执明咽了一口水,静下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发抖,险些连水囊都拿不住。
  丢脸!
  撒气似的将水囊扔在干草堆上,大喊一声:“方夜!”
  随即方夜木然着一张脸出现在两人身旁。
  执明看着方夜脸上那副好像知道了什么悲伤的秘密却不肯说出来的表情就来气,上前揪起对方的衣领,脸色阴沉得可怕:
  “你知道些什么,全都给我说出来。”
       TBC

【前世今生①】执离刀,戬杰糖,转世向。被官方虐了后,似乎更喜欢虐了?(大雾O_o)

  “天涯无归意,归期未可期 ”
  “以后……还是叫你慕容国主好了。”
  ***
  慕容黎身体愈来愈差,从最开始的不停咳嗽变成咯血不止。早些年为了光复瑶光,需要操心的事情太多,身体早已累垮。本以为复国后能喘上一口气,却不想那天枢的仲堃仪一心想要至他于死地,不断助燃战争之火。
  虽说天权与瑶光有盟约,不会与彼此开战,但是因为之前的各种原因,慕容黎和天权王执明的关系越来越疏离。
  慕容黎常常在挑灯批阅完奏章以后回忆往事,回想以前在天权的种种。末了,却是在夜深雨凉的晚上叹气道:“终究还是回不去了。”
  执明王一直很在意好友子煜的死,他知道好友死前曾给慕容国主写过求救信,然而慕容却迟迟未来,间接地加速了子煜的死亡。
  说不埋怨,不责怪,那是假的。
  他不明白,阿离为何变成了这样。
  阿离已不在是阿离。
  执明也将不再是执明。
  天权与瑶光联手,开阳一战稳胜。慕容黎大松一口气,然而执明心中的芥蒂越来越深。
  在两国整军回归的一个夜里,执明遇到了偷袭,来人身手诡异,出手狠辣,招招致命。执明险险躲过几招后,被赶来的珞珉救下。
  珞珉挑开刺客的面纱,震惊道:“此人我见过!”
  执明脸色阴沉似水:“哦,你认识?他是谁?”
  珞珉看了看执明的脸色,犹豫片刻后道:“是慕容国主的人。”
  执明狠狠一震,恍惚地摇着头,呢喃道:“怎么可能……”说着踉踉跄跄走到刺客身边,扒开他的夜行衣,一块令牌掉落出来。
  黄金令牌上刻着一个刺目的“黎”。
  执明颤抖着手将其捡起来,死死捏在手中,指节发白。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闷得慌,心尖那块柔软的地方一抽一抽地疼。
  他的心,当真是石头做的!难道他对自己一点真心都没有过吗?
  阿离……慕容黎……
  执明如绝望的野兽一般嘶吼:“慕容黎——”
  夜有些凉了,方夜给慕容黎添了件披风,将一碗漆黑的药送到他面前。
  慕容黎抬眼:“方夜,我叫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方夜端着药的手没动,答道:“会王上,那珞珉确实是仲堃仪的手下,只不过现下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另外,王上丢失的令牌……暂无消息。”
  慕容黎接过药碗端在手里,面色忧虑:“不知那珞珉跟在执明身边到底是谁有何企图。”他想到很多种可能,每一种都能让他心惊胆战。
  最好不要是来离间他和执明的。
  端着药的手紧了紧,慕容黎摇了摇头,将药一饮而尽。
  方夜接过药碗,踌躇几番,还是将心里的话道了出来:“王上,您还是早些休息吧。太医说了,就算您再年轻,身体也经不起这样挥霍的……”
  慕容黎凉凉地盯着方夜,后者也难得地坚持不让,两人对峙片刻,最终还是慕容黎先妥协。
  “你下去罢,今日亥时就入寝如何?”
  方夜脸上露出一抹喜色,道:“王上别哄臣就行。”说完又觉得心酸,亥时……若放在其他人身上早该是深眠的时辰,而自家王上却依旧拿着各种奏则谏书,一面咳嗽一面皱眉深思。
  少主真的为瑶光付出了太多,也舍去了太多。
  “王上,臣先退下了。”
  “嗯。”
  慕容黎静息片刻后,起身将窗户打开,散去了屋内弄弄的药味。冷风灌入,他打了寒战,裹紧披风走到桌案前坐下,执笔写起来。
  “砰!”门被一脚踢开,熟悉的玄色身影出现在屋内。
  正是执明。
  慕容黎看见执明心中微喜,起身上前正要关怀几句,待看清他的脸色后心又一点点沉了下去。
  “执明,怎么了?”
  执明目光如鹰般犀利,直直地盯着慕容黎:“今晚,我遇到了刺客。”
  慕容黎大惊:“什么!那你有没有受伤?让我看看!” 说着伸手在执明身上摸探着 。
  执明面如死灰,在他眼里,慕容黎关心的神色一下子变得讽刺。
  到现在还在装?
  猛地挥开那双纤细的双手,一个东西从袖间飞出,砸在慕容黎肩膀上。
  慕容黎一手接住,看见手里的令牌后噎了一瞬。
  执明看在眼里,冷笑道:“怎么,无话可说了?”
  此时此刻,慕容黎脑子有一瞬间的混乱,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珞珉……
  世人都说慕容黎心有九窍,巧舌如簧,然而在执明面前,他却只干巴巴地道:“执明,你听我解释……”
  执明没给他说下去的机会,嘲讽地勾起嘴角:“慕容国主这样做,就不怕寒了本王的心吗?”
  最后看了慕容黎一眼,看清他脸上的震惊,复杂,难过后,他心中才稍有缓解。这些动人的表情,就算是装出来的,也可恨地让人解气!
  至少证明了他对自己还是有愧疚的不是吗?
  执明走的时候没关门,冷风夹杂着凉意一齐袭了进来,冷意让慕容黎保持着冷静,然而他起伏的胸膛又暴露了他真实的心情。
  慕容黎盯着手中的令牌,视线却模糊看不清上面的字,整个人轻飘飘如踩在棉花上,胸口一阵阵闷痛传来。
  他再也憋不住,猛地吐出一口腥热的血,身体支撑不住地向下倒去。
       TBC